top of page

自我探索─回歸內在

在團體中看見陷於困境的媽媽,悲傷、憤怒、無助的訴說著自己的困境,這好像看見多年前自己……這一幕激起將這一路走來的種種心路歷程寫下的念頭,也許對某些人會有啟發作用。


願我的文字能安慰心靈,啟發靈智,通達實相。


核心信念 核心信念是心理上根深柢固的想法,通常形成於成長過程,父母的示範、教導和教訓,應該如何…必須如何…;或適應環境所產生想法,例如:生為人要怎樣才有價值…不然就如何…,是非對錯,決不怎樣…,一定要怎樣…或創傷所產生的自我意像,我不夠好,我不值得,是我的…等等;這些信念成為心理濾鏡,讓我們看不清實相,同時也是心理框架,讓我們失去自由,而這些核心信念的形成往往有攸關生死的感受,所以非常固著,在未穿越這些核心信念之前,我們會固執的生活在核心信念所限制的框架中。


背景所衍生的核心信念 我出生於八里鄉下的農家,上有兩個哥哥,兩個姊姊,下有一個弟弟,父親多情重義、害怕衝突,對孩子非常疼愛;母親三個月大就被送到父親家當童養媳,母親回應環境,長出機警、嚴厲,雖疼愛小孩,但她認同了威權的爺爺,也會用威權的方式來管教孩子。

我是第五個小孩,受胎時父母心理期望生出來的是男孩,但我是個女孩,打從娘胎,就感受到自己並不是被期待,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。這是我生命的原痛,我來到這世界沒有被歡迎,只是被無奈的接受,小小孩感到恐懼、悲傷和憤怒;悲傷沒有人真正要我,憤怒不要我為什麼要生我,並且恐懼生命的不保。


每個嬰兒都需要全心全意的愛心照顧。我出生時,正值分家,母親必須加入農務,對這小小孩已無法全心全意,我常常一人躺在搖籃,哭泣時也無人照應,直到力竭而睡著,小小孩感到孤單與絕望,於是「怎麼要都要不到」和「置我於不顧」的覺受成為我內在的一個傷口,也是一個地雷。當身邊最親近的人做了一些我事先不知道,我不同意的事,不顧慮到我的感覺,我就會深感悲痛,另一方面,我也成了一個外向實現的救援者,見不得別人受苦。

小小孩看著母親教訓哥哥、姊姊,心裡感害怕,小小孩渴望母親的愛,沒有母親的愛是攸關生死的嚴重,於是小小孩讓自己符合母親所喜愛的樣子,或者說,我成了母親的分身,我內化了母親的信念,成為一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乖小孩,不敢犯錯。


我內化了母親,必須來說一說一個童養媳命運,和反射命運所產生的信念。母親三個月大就被迫離開外婆,被送到另一個家庭成為童養媳,母親內在小小孩的感覺是「被遺棄」,心裡會很害怕沒人要她。那時的風氣是把童養媳「壓落底」,意思是要讓童養媳完全聽命於養父母,母親告訴我,我奶奶說:「若妳不乖,就把妳埋入土裡。」這語言對小小孩來說,會產生攸關生死的恐怖感,以致母親內在的小小孩覺得自己一定要乖才能存活,於是「不能犯錯」的信念在母親內在形成,這也成了我的信念。


*核心信念如何影響我的行為* 「不能犯錯」的信念迫使我成為一個乖小孩,很乖、很乖的乖小孩,媽媽喜歡我,爸爸喜歡我,老師喜歡我。認真讀書,認真做事,認真做人,任何社會認定的好行為我都要求自己做到,或者說:「我都不敢不做到;我好害怕不被接受、不被愛。」

被愛或不被愛,在小小孩的感覺是攸關生死,小小孩感到害怕,只好強迫自己成為乖小孩,這就是自己與自己分離,我不能成為真實的自己,只能成為別人喜歡的樣子,這是很深的心靈傷痛,這些傷痛內含著恐懼、悲傷與憤怒的情緒,深深的染著未來的生活。


上小學,我發現我的成績可以讓我在我的家得到位子,於是我非常、非常用功,力求第一名,這還不夠,是力求每科都考100分,只有在每科都考100分時感到很開心。100分,每科都考100分,這代表什麼?沒有人可以超越,沒有任何錯誤,沒有人可以說什麼。這不能犯錯的恐懼的能量讓我拼命的用功,常常讀書讀到已經很累也不允許自己上床睡覺,直到不知不覺趴在桌上睡著…回想起這些往事,很心疼自己,我是如此這般的強己所難,我是如此這般的怕犯錯,我是如此這般的不相信有人會就我原來的樣子來愛我。


*核心信念對我婚姻的影響* 在愛情的賀爾蒙的催化下,男人和女人步上結婚的紅地毯,女人嫁到一個陌生的家庭,不同的價值觀,不同的習慣,生活在一起會觸碰到全面性的細節,這對女人並不是件容易的課題,相對的,對男人也是。


婚姻生活在外在來看,是蠻不錯的,先生認真工作,我認真的帶孩子;我很乖,細心的回應所有的應對進退,盡力的去付出。後來先生創業,投入他的所有的精力,應酬不斷,家裡的一切──除了錢之外,我必須獨力擔起。過度的認真讓我精疲力竭,更嚴重的是我並不自知自己透支了,只知道我的脾氣越來越差,對孩子越來越沒耐心,越來越不快樂;而真正的問題是我不懂得愛惜自己,不懂得讓自己輕鬆,總是拼命,拼命是我媽媽的生活經驗,媽媽必須拼命的幫忙農作來養活這群孩子,我無意間也內化了這種拼命的生活習性。


拼命,此時我覺得我必須好好的來看這拼命的小我,他的名子叫無敵鐵金剛,很會撐,拼命的撐,無敵鐵金剛的小我是為了保護脆弱的小小孩,我不允許自己脆弱;更深入的說是兒時的成長環境並沒有提供足夠的安全與保護,環境要求我必須自己堅強。每聽到蔡琴唱何處是避風的港灣,總感到共鳴,是啊?何處是我避風的港灣?我如一艘飄在大海的小船,飄阿飄,何處是我避風的港灣…,在我心中有個孤兒,感覺無依無靠,所以要長出無敵鐵金剛來保護自己。 嬰幼兒沒有理性,只有感受,媽媽因為忙未能給我充分的陪伴、照顧,小小孩就以為沒有人愛她,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,內在產生孤兒感、自卑感,進而發展出小乖乖來換取愛,同時也長出無敵鐵金剛來保護自己。


那不相信自己值得被愛的信念所帶來的影響是,當先生做出沒跟我商量或沒有顧慮到我的感受的事,我就天崩地裂,很傷心,那傷心已超過實況…,剛開始,先生會心疼,久而久之,對先生來說實在是難以承受。當眼淚不再得到憐惜,反而是不耐煩!心中的感覺是:「天啊!絕望!!」現在說起來覺得蠻好笑的,但那時是難過到覺得死掉算了,誇不誇張?不誇張,那時的難過指數真的很高,因為,我把從小的悲傷情緒一併洩出,我掉入小小孩沒有人愛我的感覺中,對一個嬰兒來說,沒人愛等於死亡,所以非常、非常嚴重。直到我進入心靈成長道路,重新檢視內在的起心動念,並且穿越過往傷痛經驗,讓過往經驗不再染著現今的生活,這進步讓自己活得越來越自在,婚姻生活也漸入佳境。


*核心信念對我教養小孩的影響* 基於愛,父母會意圖教導孩子自己所認為對的事,教他們自己所認為求生存所需要的條件。不能犯錯這攸關生死的核心信念,驅策我嚴厲的管教我的女兒,我要求她做好該做的事,我要求她像我一樣極認真、極守本分。女兒小小年紀,七歲吧,就被管得悶悶不樂,我愛她,我自省的問我自己哪裡弄錯了?小孩是不該悶悶不樂,於是開始上媽媽成長團體,找尋答案,進而走上了靈性成長的不歸路。


上課老師教我們,孩子的功課是孩子的事,讓她自己負責,自己面對老師。但是,孩子功課沒做好,我的心如亂麻,用逼的、用哄的,就是要她作好。不能犯錯的恐懼能量,帶著我要阻止孩子犯錯,犯錯對我來說是攸關生死,我愛我的孩子,我無法看著他犯錯。我自己給這樣的愛一個名字「帶著恐懼的愛」,這樣的愛,在孩子的感受是侵犯、是控制,在我是身不由己,知道卻做不到,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痛苦與無助,直到我穿越「我不能犯錯的原痛」,狀況才有了轉變。


*打破─信念模式* 兒時的背景,長出一個非常乖巧的女孩,在家是乖女兒,在校是乖學生,在社會是好公民,出嫁願意是好太太、好媳婦…。我的生存模式──用很乖來換取愛,但進入新的家庭這招不太管用。媳婦的角色只是照顧者,照顧先生,照顧孩子,往往沒有被放在心上。這落差,讓我覺得很痛苦,這痛苦驅使反思,並做出改變,我知道我必須放掉過往向外求愛的模式,並且學會自我肯定、自我疼惜和架設自己國土的邊界,進而邁向獨立自主的康莊大道


*回歸之旅* 痛苦引領我尋找生命的出口,我求助於一對一諮商師,上了一個又一個成長團體,來幫助自己看見過往的創傷。我感知到心中對愛的飢渴和因失落所產生的傷痛情緒,我學習成為內在受傷小孩的慈愛父母,親自撫慰自己心中的傷口,並且找回自己內在的力量。慢慢的觸即內在的靈性,打開一道又一道的自我枷鎖,一點一滴的積累靈智,一次又一次的學會忠於真實的自己及無條件的珍愛自己,進而能接受他人的真實,並能無條件的尊重及愛惜他人。


感謝曾帶領我的所有老師,感謝愛我的人,你們的傾聽、了解、接納、支持、陪伴,讓我覺得不孤單,那愛的力量幫助我穿越痛苦;也要感謝考驗我的人,讓我邁向獨立自主的道路,獨立對我來說是懂得尊重每個人是不同的單獨的個體,並且負起自我肯定、自給自足、自得其樂的責任;自主是我是自己生命實像的創造者,我決定如何回應出我的生活態度與生活方式,並且承擔結果。


成長是條不歸路,也是一條回家的路。一股探詢的力量拉著我往前走,不管多難、多苦就是要繼續向前走,感謝存在回應我深切求道的心,引領我通過一關又一關的自我迷障,走回內在的家 。


筆 者:洪月敏




16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自我認識~察覺圈

頭腦是個記憶庫,當同一個經驗重複到某種程度,頭腦便會不加思索地自動反應,這對我來說就是所謂的慣性,這慣性是人類不自由與受苦之源。 試問:你是否有一個現象,特別害怕某一種人,看到這種人你就盡可能逃開?當孩子所謂不乖時,你是否會生氣,進而罵他、打他、冷落他或關廁所…。你是否為了某種感受而與朋友不相往來。 你是否想要改變自己? 自我認識是生命成長的路徑。認識甚麼?認識引發情緒炸彈的導火線和炸彈的源頭;也

bottom of page